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末世日常见闻录 > 第四十二章:救治!
    “不会是”我猜想到了一些,但是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不拐弯抹角了,这么说吧,我这只手所伤到的人都会变成丧尸哦~如果你回不去的话,估计很快就会发生骚动吧?”幻蝶将她的右手在面前摆了摆,而在摆的那段时间,手变成了刀,枪,锯子等一些冷bing qi 的形状,虽然并不是真变成这些,但是就威力来说,肯定尤为过之,而她的话则是让我感觉不妙,虽然留下来是为了同伴,不过让我真留下来,我是不愿yi 的,两个美娇娘在等着,这么死了不就亏了?

    “所以我可没准备留下,丧尸这种事情我又不是没遇到过,这里没有我倒是觉得很稀奇,不过也是清静,每天砍丧尸可是很累的,还真是要感谢你们呢~”

    此时诸葛均依旧在不远处启动着引擎等着我,而我也是在寻找突po 口,不过还没能如愿找到,一个强劲的拳风就铺面而来,而我虽然在想事情,不过还是躲开了拳头,这一拳真的是贴着我的脸以外几厘米打了下去,拳风刮得脸上都破皮了,而这拳头竟然在打在地上之时,活活的打出一个坑‘嘶’倒吸口凉气,果然感觉没错,黑象的力量更强了,不过速度倒是没有变快,而我拿着吸收过一些血液的血誓,也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疲态,不过不用预警我也知道,这场打不了。

    本来以三对一就打的吃神,现在我自己以一对抗对面能对三的两人,我还没到nozuonodie的地步,在躲避掉黑象的那攻击后,我并没有因为思考停下动作,微微跳起,然hou 借助他庞大的身体,做反弹,当踩到黑象的身体时,我感觉那绝对是比岩石还要硬很多的皮肤,竟然会因为反冲力把脚板弄疼。

    借助反冲力,虽然成功的离黑象一段距离,却发觉并没有与幻蝶的距离没有变化,可以说明,我的爆发速度,她可以跟的上。

    “吃我一刀”

    迎面就是一刀,一点也没时间和机hui 怜什么香惜什么玉,能一刀剁死才好,不过根本不可能,她的那只右手变化的东西竟然能挡住血誓,而当我一击未成,准备半空用脚踢她之时,又是一个如卡车般的拳头从背后打过来,而这次很不幸,我根本无法抵挡,我只是感觉背后啪啪的断了一堆骨头后,自己如同炮弹一般被打飞。

    “哇”半躺在地上,我虽然并没有因此昏迷,但却直接吐出一口血,血正好喷在了血誓之上,随即被血誓给吸收殆尽,而血誓却又比之前更红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血誓你是不是又要吸我血?呵呵,既然这样的话,我让你喝个够”

    一拳直接使得我战都站不起来,足以看出这一拳的威力,而我并没有选zé 放qi 抵抗,而是滑破自己的手腕,让其将血滴在了血誓上。

    “嗡”血誓像是受到召唤一般,在手中颤抖着,而我发现滴了足足有平时捐血那么多的血液,却并没有疲感,而是突然感觉自己有着前所未有的强大,骨头也是瞬间回到原位,但是我发觉更多的不是我在控制刀,而是此刻的刀在控制着我。

    黑象和幻蝶自然不会错过这种趁我病要我命的机hui ,一前一后朝着我袭来,不过我估计也是在他们极为自xin 之下吧,我不受到控制的情况下一刀劈向两人。

    当劈完这刀后,我就如同泄气的气球一般浑身无力,脸色发白,比起之前的那次还要严重的多,此刻的我能勉强站起已经都很难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刀的威力却强大的惊人,两人在看到我劈向他们的时候下意识的选zé 了格挡,但是令我意外的是,这两人是直接从我的面前,飞了足足有二十米远,而且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虽然并没有看到多少伤,但是却真正的将两人同时击飞。

    ‘扑通’我已经瘫坐在地上,车子离我足有五十米远,此刻我是不觉得能在他们重新到达我面前时逃跑,就在我放qi ,单手握刀站立在那的时候,一个身影拖着我就一路狂奔回了车子。

    而这期间其实才过去几秒,我甚至因为又一次爆种一样的日常虚弱导致感官下降,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还以为没机hui ,只能给你烧纸呢,没想到阿宇你竟然一个人打飞两人”

    刚刚救我的是高大壮,而诸葛均也在我被救上车后,全速开车,黑象两人并没有追上来,毕竟人的速度要想赶上车还是不太可能。“黄冢,怎么样了?”我只是笑了笑,不过最主要问的还是黄冢。

    “自从救回来后一直昏迷,虽然包扎过了,不过似乎发了高烧。”高大壮指着此刻已经不省人事的黄冢,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尽力打起精神,此时黄冢的反应已经是丧尸变化之前的反应了,果然受的伤还是太重了,但是怎么救他呢?这里已经没有疫苗了,怎么办呢?如果黄冢因此变成丧尸,我真的就对不起秃鹰了。

    对了,我的血,我的血可以当疫苗使用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我对着自己抽了两个嘴巴子,略微有些艰难的站在黄冢面前,然hou 对着高大壮说道:“大壮,把黄冢弄平躺着。”

    “阿宇,你想干什么?难道你要喂他血?”高大壮看出了我的动作,有些吃惊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了,那叫幻蝶的抓到的人会变成丧尸,而我们没有疫苗,再加上黄冢根本坚持不到回去,我只能靠我的血来救他了,只要能救下来,对他的实力一定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白痴吗?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?之前那夏叶清都说了,每一次都要花你身体里大量的血才能救他,值得吗?”高大壮的不理解我是懂的,估计在他的认知里黄冢仅仅只是一个狙击技术很不错,不过却没有必要拼了命救的人,而我却两次三番的救他将自己陷入绝死边缘。

    “如果受伤的是你,我一样会救”我仅仅只是回了一句话,就让高大壮顿时哑口无言,而我也不再继续多说什么,拿着一把小匕首,切开自己的皮肤。